h 言情小说優秀小説 《水浒任侠》- 219章 同道,就是用来出卖的 熱推

image
小説
作品简介
蕭家少主,和武二郎同生共死鬥權貴;行鏢四海,帶兄弟結識八方綠林好漢;東京夢華,攜燕青在汴梁城淺酌小飲;北地風雲,向完顏阿骨打再去討酒吃;西夏狼煙,與吳玠和西夏軍浴血奮戰;江南煙雨,同方臘教主還要計較一...
219章 同道,就是用来出卖的
綫上小説
从一开始刘敏、段三娘等人便瞧准了官军旗号,他们刻意避开萧唐主阵,反而率众朝着阵型松散的随州禁军方向出去。
科幻小説
此时统领着三营官军的兵马都监李明,从本州抽调出这三营编制健全整齐的兵马已数难得,更何况他所部兵事训练怠懈,此三营禁军听各部都头、指挥使号令时混乱慌张,甚至挤作一团。
李明心急若焚,生怕贼寇从他把守的方向突围会被萧唐追究罪责,可操练兵马演练阵容并非一朝一夕能有所成,眼下他只能硬着头皮率部以血肉之躯挡在房山寇的骑兵面前!
小説平臺
战马与官军散乱的人墙撞在一处,有十几个官军竟然被驰骋狂奔的高头大马到半空,为的酆泰挥舞手中双锏,驾马顺势砸翻又二十余人,将随州官军的阵型霎时间生生撞出个口子来!房山寇如同被放出牢笼的猛虎一般驾马冲突,拼死厮杀,虽然他们人数较少,可由于来得过于突然,官军没有没有列阵阻截,只能任由敌军在穿插进官军阵中。
“贼厮奸诈!”萧唐沉声喝骂道,随即他亲自率宋军诸部收缩阵型,压制房山寇的突骑冲势,只要能让他们的战马驰骋的度降下,渐渐陷入官军步卒阵式的泥潭中,那么这些房山寇只能被四面八方合围过来的官军彻底困死!
此时没有配备战马的贼人步卒基本已被尽数消灭,现在突围的房山寇骑兵大约还有六百人左右。可当官军在萧唐的号令下收缩阵型时,兵马都监韩天麟所统领的唐州禁军的方向却乍起火光,毒焰鬼王寇烕率一彪贼军从山谷侧翼杀出,那众贼人手执火器,前后又涌出有二三十辆推车,在车上都满装芦苇引火之物。须臾间山间谷地,腾腾火炽,烈烈猓生,直望宋军烧将过来!韩天麟猝不及防,所部人马大败,走不迭的官军皆都烧得焦头烂额!
“又是那个妖人!哥哥,我去阻他!”花荣见是寇烕,他得萧唐之令后,驾马统御十八骑射旋风般从主阵兵阵中鱼贯而出,此时寇烕正骑在匹枯骨瘦马上,他手仗宝剑又从口中一团猛火喷出,登时烧得两个官军指挥使满身是火,烧损坠马!
小説
寇烕狞声大笑,他吞吐猛火之法在宋时本唤作“藏挟技”,寇烕又仗着自己擅使火器而刻意装神弄鬼,这时在战场上突然使将出来,倒也真能骇得一众官军魂飞魄散。
全本小説
此时花荣已带十八骑射驰骋而来,他们驱马如飞,边弛边射,不断有贼人头目中箭毙命,可当十八骑射冲至距离贼人五十步距离之内时,便立刻拨马回身,再度与寇烕所部拉开距离,在疾驰骏马上再度射出飞蝗箭雨,掠夺贼人的性命!
小説平臺
寇烕一剑拨落射到眼前的利箭,他怪目圆睁、咬牙切齿,正待在祭出口猛火烧退眼前韩天麟所部的唐州禁军时,却被小李广花荣觑个真切,但见林暗草惊风,花荣夜引弓,离弦的利箭化作道流星,在寇烕口中猛火中刚要喷出之际,那利箭已直直射入寇烕的口中!
言情小説
绚丽妖异的火焰再度烧起,可是这次却不是寇烕驱火烧人,他的猛火技法反而似炸开了般从他头颅点燃,渐渐的寇烕全身被烈火侵蚀着,身躯被受了惊吓的瘦马掀翻坠地。对于寇烕来说幸运的是,早在他被自己的猛火烧成焦炭之前,他便已经被花荣一箭毙命,不必在死前受那烈焰焚身的痛楚。
虽然花荣那边一箭射杀寇烕,可是在突入李明所部的房山轻骑冲势依旧迅猛,眼看官军无法阻挡自己的冲击,贼中骁将酆泰猛地舌绽春雷般一声大吼,一脸的杀气似若择人而噬的猛虎。
全本小説
酆泰叱喝连连,与身边数十骑疯狂驶马,他已经冲至兵马都监李明的身前,虽然方才他无意与那刀法凌厉的红脸将官多做纠缠厮杀,可现在为使官军阵势更加溃散,说不得要将眼前这个统率兵马的将官立毙与锏下!酆泰右手提着的浑金平棱锏夹杂风雷之势,轰然奔着李明头顶砸来!
李明当其冲,慌忙架起兵器格挡,“铛!”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李明方自堪堪抵住酆泰雷霆一击,酆泰左臂却又是一扬,不过四五合的时候,再也无力抵挡的李明中门大开,被酆泰劲力如山的一锏重重击在头部,他的天灵盖当即被砸个粉碎,坠马惨死!
李明所部军卒见主将被杀,更是魂飞魄散而无心恋战,酆泰桀桀狂笑,他双锏一挥就要趁势再掩杀下去。脱闸的猛虎眼见要摆脱束缚,眼前官军再无力阻挡它的冲锋!
“倒真不愧是‘铁锏镇八方’酆泰,若说这身手本事,老子倒也服你!”段三娘、段五二人此时拍马赶到酆泰身侧,也都各自赞服说道,虽然他们几个平日常有不和,彼此暗自也都心生龌龊,可若非仰仗酆泰这身本领,只怕单凭他们几个很难冲出官军阻截。
哪知酆泰阴测测地一笑,他持着双锏展开双臂向左右挥去,两支铁锏正好敲在段三娘、段五二人胯下疾驰的战马额顶,两匹战马连悲嘶声都没出来便已扑前栽倒在地。段三娘、段五两个收势不及,被从战马上甩落后滚了几滚,其中大虫窝段三娘摔得头破血流、灰头土脸,她终于意识到生了何事,不由挺起肥大的身子指着酆泰驾马逃去的方向大骂道:“姓酆的,你个无耻狗贼!你不讲江湖义气!!”
酆泰与刘敏驾马并肩齐驱,他们对视一眼后,酆泰啐了口骂道:“正如刘智伯你所说,咱们几个与那萧唐结了梁子又在房山啸聚,若不叫他擒拿住几个正主,势必还要天涯海角阴魂不散地追捕咱们。何况咱们成事仰仗的刘敏兄弟你的计策,和我酆泰的本事,似段氏兄妹那等浑人不过是在房山招惹官军去拿的挡箭牌,这般累赘也配与咱们一起做得大事?”
小説平臺
正在酆泰与刘敏说话时,尽残余下的近百房山寇轻骑已冲出官军的层层阵势,刘敏回头又望了不断追击过来的宋军骑兵一眼,他冷冷一笑,只顾说道:“如今京西南路时留不得了,不过京东两路也是绿林强人横行的去处,萧唐那厮不过在京西蛮横,等咱们兄弟逃到山1东,还用愁不得东山再起么?”
刘敏说罢,便又快马加鞭,与酆泰等头领率残部向东落荒逃去。
萧唐率部合围终究是晚了一步,虽然将士已将拼死顽抗一番的段三娘、段五给擒下,可却依然未能全歼房山寇所有贼人。萧唐望着刘敏逃逸的方向,心中暗付道:即便是此战拔了房山寇的老巢,可所部折了王义、李明两个兵马都监,伤了彭玘这个官军骁将,而且杨志、凌振目前那边情况如何尚不得知.......
刘敏那厮虽然算不得甚么善于带兵作战的智将,可单凭他算计心机倒也真是滑不留手,实难将他给除了。这次叫他给跑了,他又打算逃亡何处?
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.